预约试听课程

X
姓名:
邮箱:
年龄:
手机号:
最高学历:
想试听的课程:

新闻与活动

教育和进化之间的北京莱佛士设计学院

时间:2018-04-11 12:12 作者:北京莱佛士来源:Temper Magazine
内容摘要: 不管我们谈论天体物理,还是时装设计,总是离不开教育,只是在这两者之间,时装设计显然更具风骚。Temper杂志近期造访了北京莱佛士设计学院,在那里“巧遇”史蒂芬·德里克。下面

不管我们谈论天体物理,还是时装设计,总是离不开教育,只是在这两者之间,时装设计显然更具风骚。Temper杂志近期造访了北京莱佛士设计学院,在那里“巧遇”史蒂芬·德里克。下面就为您就奉上一节设计课!


时尚设计艺术也从严肃的“须家长监管(PG)”跃升为幸福的“家长能接受就行”(PA, Parentally Acceptable)。


杂乱的羽毛


美国黑人运动领袖马丁·路德·金教导我们“教育的功用是让学生具备深入思维和批判思维的能力。智力结合性格——便是教育的真正目标”。马丁·路德·金一生致力废除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,从这样无上的道德高度坠落至索多玛与蛾摩拉(注:《圣经》中苏淫乱的城市)一般的道德深谷,看似要求极大的信仰转变,但“教育”这个词却强调了二者皆有的意识形态。不论你是家庭教育培养、自学成才还是莱佛士的科班生,发展你自己细分领域的知识才是关键,不管你的领域有多细小。


随着中国时尚界进入了“学徒期”,很多人希望提升自身学术水平。因此,学习设计也不再会像在文革时期(1966-1976)那样被扣上“道德败坏”的帽子。时尚设计艺术也从严肃的“须家长监管(PG)”跃升为幸福的“家长能接受就行”(PA, Parentally Acceptable)。


下面我们有请北京莱佛士设计学院的史蒂芬·德里克和我们谈谈“新·中国制造”、莱佛士派和艺术敬畏。


我认为年轻一代(那些身怀技艺的,我必须要指出),觉得生活中有更大的潜能——远超他们父母最疯狂的梦想。

 

Alla Batiuk设计; 由北京莱佛士设计学院提供。


老师眼中的好学生


德里克花名册上的学生背景复杂,其中有对艺术兴趣盎然的年轻人,也有一直痴迷时尚和设计、现今终于有机会来实现追求的“年长”者。我敢说,Temper确信他们全都是“老师眼中的好学生”。德里克,快来给我们教诲吧!

Alla Batiuk设计; 由北京莱佛士设计学院提供。

Temper: “新·中国制造”


德里克:我全身心为这一切,我全身心为中国人民。中国悠久的历史讲述着我们长久以来忽略的故事。换句话说,这些故事我们一直都了解,但因某些毫无根据的文化优越感,选择将其遗忘。我还觉得,无论我们怎样主观评判中国产出的优秀设计案例,让双眼适应“新”视野、新面貌总能生趣。


至于质量,我了解这方面现在有了进步,而且(或者说)可能会被重新定义。Primark、H&M和Zara这些品牌一般不会太注重质量,除非是质量问题已经扑面而来,所以我无法想象它们在任何时候敢对任何事嗤之以鼻。


Temper: 新兴80后和90后中国艺术家反映了什么样的时代精神面貌变化?


德里克:这个问题很大,我承认自己读书不够多,还不能深入解答。从我了解的些许来看,我觉得对中国社会变化产生深远影响的政策就是“计划生育”,也有人称此为“建议”。你大概也听说了服装工业的成本增加源于好几个因素,其中一个就是不再有“富余”年轻劳动力排队等候做这项工作。这也意味着春节假期之后,年轻人都想去报酬更高的地方上班,从而不会再回到节前工作的工厂。为了留住工人,工资自然不得不提高。这些年轻一代现在真正有了作为员工的价值感,而且还有作为人的价值感。这种现象,结合中国的改革开放,促成了当前的文化时代精神面貌。和30多年前相比,中国中产阶级现今游历世界,获取海量信息,这也促成了社会新气象。


上述这些变化都反映在诸多艺术家和设计师的作品中。这些人开始征服仅在数年前依旧不可逾越的题材。已故新锐摄影师任航就是其中一例。我认为年轻一代(那些身怀技艺的,我必须要指出),觉得生活中有更大的潜能——远超他们父母最疯狂的梦想。


我可以想象中国时尚界的起始基本是一个“复制、粘贴”的儿戏,在这个过程中外国的品牌经过翻译,走进中国市场。

Temper: 中国时尚界的进化。

德里克:我希望中国人可以去欣赏本土设计师,给予他们原本留给欧洲品牌的敬畏。我观察了莱佛士学院的学生,注意到他们非常热衷街头服饰和街头品牌(Off White, BOY, A Bathing Ape这些),这些品牌形象有时也会影响他们的作品。另一方面,他们也十分在意有威望的、经典的、大多源于欧洲的品牌,并在生活和设计中都受到影响。


我可以想象中国时尚界的起始基本是一个“复制、粘贴”的儿戏,在这个过程中外国的品牌经过翻译,走进中国市场。或者更恰当地说,这些外国品牌通过了“中国式”的感性筛选。无论怎么描述,我都觉得这是近年来才出现的风潮。

 
Temper: 教育和贡献


德里克:鉴于我非常有限的知识(德里克说话带有戏剧性,此处他发送了一个“邪恶的笑容”表情),我要说80后和90后对“新·中国制造”这个标签的贡献极大。可是因为那些生活在中国以外的人们带着偏见和无知(真实的无知外加不愿探寻),对于“新·中国制造”标签和创意性作品的反应都受到了负面影响。


我要说,在很多“西方”非华人的眼中,“中国制造”依旧等同廉价、抄袭、低质量、半强制性劳役。这些80后和90后设计师、创作家和思想家依然时常无法得到包容的倾听或者善意的双臂。社会中依旧会有人对中国和中国人持有不屑一顾的态度。我觉得,这种愚昧就类似掩耳盗铃。


我个人对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很有兴趣,中国古板地对世界——特别是西方国家说:“我们来了……我们不再是你们的廉价工厂。接受事实吧。”哈。


Temper: 如今的中国设计界可否和西方的过去对照?


德里克:嗯……我真的应该多读读时尚史。(又发送了一个邪恶的笑容)我想说,一个很好的参照就是时尚界在沃土美国的发展。美国成为时尚界后起之秀,我确信欧洲和欧洲人对此嗤之以鼻,拒绝认同美国的任何事物可以和潮流、礼节、身段、典雅、传承等概念扯上一点关系。


一些人也嘲笑美国的设计界仅是二战之后才出现,而且也只限于美国本土——有这种想法的人,想想诺曼·诺雷尔!(注:第一位赢得世界尊敬的美国著名时装设计师)。


我觉得这里有一点可参照之处:一个强大的国家有办法完成一切目标,包括把本国时尚设计师推举到国际高度,但这个国家首先需要在世界创意舞台上证明自己,至少等到世界的注意和重视,这样本国设计师才能跻身世界名流。


比如,没人会说“美国时装”这个词,因为……他们何必呢?但人们总在谈论舒适、简洁的美国运动服饰。你看,这就是美国人可以做而且擅长做的。我觉得,中国设计师也将(不得不)找到自己的细分领域,在某个时间点上,世界将会明白,也会认同。

 

教育可以产生对变革的贡献,适用范围从最高的社会道德跨越至最低的时尚大亨。设计你的未来吧!

 

 

作者:Elsbeth van Paridon
中文翻译:Maverick
图片:由北京莱佛士设计学院提供
2018年 Temper Magazine 版权所有

预约试听课程,即有机会参加创意课堂,
行业名师 现场教学,
让你身临其境体会做设计师的乐趣。

点击预约 >>

学生作品展示

  • 服装设计
  • 室内设计
  • 平面设计
  • 多媒体设计